不二宸

【舟渡】结

真好

夜谈朝华。:

  费渡的头发金贵着,他本人也知道,但他从来没想到会金贵到比骆一锅的毛还难打理的程度。


  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后用着骆闻舟的大功率吹风机对着头发一阵狂轰滥炸后再拿着梳子打理,却发现头发打起了个小结,疼的人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费渡无奈的用手拨弄着却发现这结还有被自己越理越复杂的趋势。


  这到底是头发还是耳机线?!


  费渡在里头对着镜子无济于事的结着发结,正想着要不还是一剪刀剪了源头来的省事时好巧不巧门外骆闻舟又敲着门开始询问情况:“哎,费渡。你这么洗个澡还这么事多,还没好?”


  费渡对着镜子看着被自己越理越乱的头发心说现在这情况要让骆闻舟知道了又是以后一个月的笑柄便打定了主意不出声,可招不住门外那位的脑内想象能力,骆闻舟脑中的幻想已经从些黄色废料变成了费渡因为浴室太热晕倒甚至是什么热水器年久失修发生了漏电事故这种会出现在百度看点和专家提醒里的事例,他紧张的拍着门语气里带了丝平时不会有的慌乱:“费渡你快出个声别吓我啊?喂!我数三下再不出声我就进来了啊,三...”


  他也是会为这么点事紧张的啊,费渡心想。正准备吱个声会意自己没事却和已经撬锁进来的骆闻舟打了个照面。


  “这人真是撬锁成性了。”费渡心想。


  “这小兔崽子又做啥妖?”骆闻舟盯着费渡那一头乱毛心想着,憋笑没过三秒钟终于噗嗤一声破了功,“早叫你剪了你不听...后悔了吧?”


  本来还心生了三分感动七分心动的费渡听着骆闻舟的笑,把自己颤动的心弦硬是按了回去,憋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打趣道:“师兄,撬锁进来...是想玩点什么?”


  要不是配上费渡现在这一头被自己折腾到只比鸟窝好了一些的头发,骆闻舟看他刚出浴的样子还真想把持不住给这又让自己心神不宁的费大爷一点教训,不过现在他也只能把念头压下过去,手指挑起一簇人的长发:“嘿...还想着玩,先把你自己这事处理好。”


  “没事...师兄把剪刀给我我很快――哎...”话还没说完额头上便挨了一下,然后就感觉人已到了自己身后,轻车熟路地挑起一小束发。手指有一阵没一阵地牵动了费渡的脑部神经,本连着大脑的线似乎连错了路,让费渡诚惶诚恐地感觉心跳仿佛是上了一百。


  骆闻舟那双手似乎是有魔力的,让费渡整个人都沉静下来,只剩了心跳再提醒着自己。那个爱你的和你爱的人就在身边。


  “你这人啊...从以前就解不开东西。”


   当骆闻舟的手不知揩油还是无意的三次划过费渡敏感的脖颈,费渡感觉脑袋上的那团乱麻解开了。然后听他一副中老年人回忆往昔的样子说着几年前自己应该都忘了的事。


  那件事后其实骆闻舟偷偷查了费渡用的耳机牌子又去买了对新的打算作为新年礼物送给费渡。只是那几天正巧费承宇回了家,市局又来了新工作。那对新耳机在骆队的外套里躺了许久,等骆闻舟又想起这茬时它已经在洗衣机里转过几圈了。
  
  骆闻舟不知是想到了没头没尾的开口说道。


  “解不开的结,我会帮你的。”


  费渡一愣,突然低头轻笑起来,转过身面向他,一个混合着可能是骆闻舟在哪次超市促销时买来的沐浴露的味道的吻,落在了骆闻舟的唇上。和费渡一贯带有的侵略性扩张不同。只有抵死的缠绵。


  “嗯。”
  
―――――――――――――――――――――――――――
  看完《默读2》...番外真是太甜了!!
  脑洞来自自己吹头发时打成一团的结,想着嘟嘟也是长发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有这种麻烦呢?
    不知道有多长,也不知道嘟嘟的头发到底会不会打结这种问题总之就已经写了...(咕)